Menu

波兰湖区的夏天

波兰湖区的夏天
马祖里湖区之夏  文·图/张娟  发于2019.8.19总第912期《我国新闻周刊》  波兰最好的时节是夏天,夏天的美在野外,野外最冷艳的景色在马祖里。  和我的故土火炉武汉不同,波兰的夏天真实热起来的时刻也就那么几天。这也是所有人盼望着的几天。只要这几天,阳光清亮,温度飙升,温热的风里带着湿润。去马祖里避暑休假,成为许多波兰人的首选。  从首都华沙动身,开车一路向北,路两旁的景色常常让人不由得停步。蓝得透亮的天,垂得很低的云。夏天的阳光轻柔地抚摸着远处平整的郊野,绿得耀眼,期望和温暖从泥土喷薄而出,直上云霄。路两头的沟壑里,黄色的蒲公英盛开,高矮不齐,密密匝匝地拥簇在一同。  三个多小时后,就进入马祖里湖区。  广义上的马祖里湖区横贯波兰东北部的三个独立区域——沃米亚、马祖里和苏瓦斯基纳。这儿散布着两千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,被人们称为“波兰之肺”。  整个马祖里湖区地处平原,线条舒缓流通。广袤的原始森林就像一片浩大无比的纱帐,掩映着草地和郊野。大大小小的湖泊漫山遍野,有的众多如大海,有的细长如丝带,有的曲曲折折,从林间潺潺流过,静静地延伸到这片土地的每一个旮旯。  其间最大的湖叫希纳尔德维湖,当地人称为“马祖里海”。湖畔的米科瓦伊契克则有“马祖里的威尼斯”之美称。  19世纪的房子看起来精巧而特别,在阳光下像镀上了一层金。小镇中心有一眼喷泉,边上总有孩提嬉闹的身影。不远处,卖艺的歌手席地而坐。露天餐厅里,人们点上一杯啤酒,就能打发一个夏天的下午。  咱们租了一辆小型游艇。翡翠色的湖水波光粼粼,湖面上成群的水鸟在翱翔。游艇来往如梭,还有不少帆船和皮划艇。素昧生平的人们相互大声打着招待,热心地用波兰语道一句“你好”,像邻里相同熟络。  以米科瓦伊契克小镇为中心,民居随意地散落在湖畔,人们日子的节奏悠然自得。一些有商业脑筋的农人在自家地上搭建起一栋栋别墅,作为民宿租借。  咱们的房东沃伊特克是个五十来岁的波兰男人,精明的他圈出一个小院,临湖建了13栋房子。透过院子的篱笆,时不时能看到几叶白帆飘过。  每逢晨曦微露,远远就能看到有人在河滨默坐如雕塑,身边是一个肥壮的铁皮桶。马祖里湖区的人们喜欢垂钓,这是他们接近湖区的一种方法。沃伊特克简直每天都泡在湖边,还热心地约请咱们一同垂钓。  “可是咱们没有钓竿和鱼饵。”“我这儿有!”他满意地从库房拿出钓竿,又从身上的大兜里掏出一盒鱼饵。原以为会是肥壮的蚯蚓,谁知道不过是超市到处能够买到的玉米粒罐头。随即,他戴起农民帽,手握钓竿,目光如炬,专心地盯住湖面。  湖水平如明镜,周围静悄悄的。很快,鱼就咬他的钩了,一个小时下来,他钓上来五条鱼,两条大的,三条小的,而咱们苦等半响,却一无所得。看到咱们艳羡的表情,他表明能够把那三条小鱼送给咱们,可是两条大的不可,由于他的女朋友特别爱吃鱼。  咱们被他的话逗乐了。话提到这个份上,就更不好意思要他的鱼了。他看咱们不要,就奥秘地说,他有一个绝活儿,能让咱们第二天大有收成。咱们问他,什么绝活儿?他虚张声势,说明日早上就知道了。  第二天一早,咱们一群人在好奇心的唆使下早早来到湖边。公然,甩下鱼竿不多久,就有了动态,飞速抬起钓竿,真有一条鱼儿咬钩了!我克制住心中狂喜,取下了第一个战利品,不由得问沃伊特克,他的绝活儿究竟是什么。  他呵呵一笑,本来不过是前一天晚上他在湖底扔了好几瓶玉米罐头罢了。不出一个小时,咱们就钓到了五条鱼——尽管仍旧小得不幸,却也称心如意了。  夏天的波兰,天亮得早,日落得晚。即使天色暗了下来,天边仍旧有不愿退散的霞光,像快要燃尽的稻草,乌青里透着火红。湖面的动态模糊可辨,你仍能够钓上好一阵子鱼。  暮色落下后,整个马祖里笼罩在一片奥秘的黑私自。不时有麋鹿从路旁边的树林里蹿出来,大步流星横穿马路,没入另一片森林。森林的止境,是宽广的平原。深黑的天幕上,缀满了一颗颗亮闪闪的星星,它们密密地低垂在天边,似乎伸手可及。  咱们住的房子外,沃伊特克现已为住客们支好了烧烤架,篝火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远远传来,火焰直冲天空。这是晚归的人们在欢庆一天的完毕。  在马祖里湖区,除掉划船和垂钓,波兰人最喜欢的恐怕便是烧烤了。究竟,不烧烤,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夏天呢?公园里,草坪上,小河滨,甚至在漂流的铁皮船上,只要能支起炉子,搁上烤架,他们就不会放过。几块面包,几根腊肠,几块牛排鸡排,有的再加上超市随手买来的腌制好的鸡翅和五花肉条,就算是一顿烧烤。  烤架上,是新鲜钓上的河鱼和切好的肉块。肥油吱吱外冒,袅袅青烟里肉香四溢,空气中弥漫着日子的滋味。  马祖里湖区在前史上曾是东普鲁士的一部分,后被条顿骑士团占据,1410年被波兰克复,17世纪又处于瑞典人的操控之下。之后波兰阅历了被分割的前史,直到“二战”后,整个马祖里湖区才悉数回归波兰。  好在前史的风云变幻并没有破坏大自然的奉送。马祖里湖区丰厚而原始的生态,为稀有动植物们供给了天然的休息之所。欧洲的白鹳种群,就有一半居住在波兰。春暖花开之时,它们从非洲的热带地区飞回,开端繁衍子孙,而波兰是它们最理想的挑选。  夏天的房前屋后,草甸上总有白鹳滑翔的身影。沼地里休息着成群的矶鹞、斑驳鹰、疣鼻天鹅和双鹬。越是人迹罕至之处,越是它们的天堂。  两只疣鼻天鹅在湖上嬉水,与天光湖色天衣无缝,远看像一幅油画。咱们放慢了船速,继而停驻,孩子们不由欢呼雀跃。天鹅停了下来,四处张望。怕惊动它们,咱们不敢再靠近了。究竟,它们才是这片领地的主人,咱们仅仅过客。  《我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30期     声明:刊用《我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文面授权